記憶中的溫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濟寧礦業集團 2021/12/15 16:5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我家的暖氣太熱了,陽臺上的門都開著,孩子穿秋衣秋褲跑來跑去”“我家的暖氣不是很熱,剛剛好……”每到冬天送暖的時候,大家總會聊起取暖的事情,這不禁勾起我對往事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名70后,童年是在農村老家度過的,感覺小時候的冬天滴水成冰,透骨奇寒,回到家就圍著“憋了氣”(俗稱憋了氣又名炭爐子、土爐子,冬季取暖、燒火做飯樣樣精通,比蜂窩煤爐子安全)一邊跺著腳,一邊在爐子旁搓著雙手,一邊口里嘟囔著凍死了凍死了。說起“憋了氣”,自然也離不開煤鏟子,火鉤子,蓋板,這些東西是它的自然標配。記憶中,煤鏟子、火鉤子充斥了整個冬季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個時候家里有兩個爐子,一個是父親自己用磚頭砌成的,在院中自蓋的灶房里,對著爐子的地方開了一扇窗,專門散煙用的,適用于春夏秋三季。另一個在正屋門的一側,放置在即安全又不礙事的地方,這個爐子是冬天專用,一則做飯燒水,一則用來取暖,極為便利,因為煙囪往外輸出,也保障了我們全家人的安全。爐子只要點著,不做飯的時候就放上水壺,水開時咕嚕咕嚕地響著,歡快地冒著泡泡,燃到最旺時,爐子全身和煙囪下半截都會燒得通紅,發出轟轟地響聲,似乎在與室外怒吼的風聲雪聲做著激烈的對抗,于是,屋中的溫暖好像是能看到也能聽到似的,屋內熱騰騰,屋外冷冰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到冬季,每家每戶都會點上爐子,有的是蜂窩煤爐子,稍便宜些,但安全系數低。有的是這種“憋了氣”,燒煤費用稍高些,但安全實惠。整個冬季全家人飲用的熱水,飄香的飯菜,取暖,都來自這個爐子的貢獻。父親會用粗鐵絲在爐子周圍纏繞一圈,做幾個造型,母親在爐子上為我們烤饅頭,在爐膛內烤土豆、紅薯之類的零食,對于那時的我來說極其幸福。現在想起來都會流口水,因為烤熟的饅頭,表面金黃,還鼓著一個大泡,咬上一口酥脆非常,現在已經吃不到了。烤熟后的紅薯掰開的時候,露出金燦燦的瓤,冒著熱氣,吃起來軟糯香甜,別提有多好吃了。晚上睡覺前,母親總會把洗過的衣服鞋襪搭在爐子旁邊其他的晾繩上,父親則提前把大塊煤用鐵锨敲碎,用碎煤或煤渣把火壓住。這種活看似簡單實則有一定的技巧,壓得太多或太少爐子都有可能會滅,如果火爐滅了,第二天早上母親還得重新點燃火爐,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,火爐滅了,屋里的溫度也漸漸涼去,天亮的那一陣,你有可能不想出被窩,壓得好了就不同了,早起的媽媽輕輕把爐膛一捅,再加些煤塊,火爐就呼呼燃起來了……一晚上被窩里,說不盡的暖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時代的變遷和發展,人們的生活水平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不管是城市還是在當下的新農村,現如今,舒適、節能、環保、健康的采暖需求,已成為我們的“暖標準”。土制、磚制的火爐已湮沒在歷史的洪流中,再也不用擔心爐子會不會滅了,取暖方式的進步,也見證了我們生活方式的變化與發展。如今的我們,藍天與溫暖已兼之可得,在身心俱暖間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這份“穩穩的幸福”,幸福感飆升,而這幸福感都源自我們國家的富裕強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■物資公司  薛小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熟妇乱子伦牲交视频欧美